缅怀袁爷爷

缅怀袁爷爷

Scroll Down

一身黑袍的死神提着镰刀摸进了病房内,
穿过焦虑不安忙前忙后的医护人员
走到病床前,看了眼床上的老人,
又看了眼手上的名单,
点了点头,
“是时候了。”它说着,
架起了镰刀
然而,镰刀碎了,
凭空出现的两个差役将它一路架出了病房,死死地摁在地上。
牛头声音沙哑,“你不准碰他。”
马面泪眼婆娑,“你不配碰他。”
死神不敢动弹,眼睁睁看着门外的记者将刚发的报导撤回。
“我们真的要这么干吗?”黑无常倚在床边,怅然若失,
“我们几十年没见过饿死鬼了,都是老人家的功劳。”
白无常表情凝重,无可奈何,“职责如此。”
半晌,钟馗依然没能下定决心,颤抖的手几乎将生死簿捏皱,将朱砂笔折断。
这时,一只苍老而有力的手搭在了钟馗手上。
“该走了吗。”
“不……不是今天……”
“没事,我是人,我懂。”
老人一脸释然,随即又好似想起了什么,
问:“抱歉,可否再等一会呢?”
白无常刚想说什么,却被黑无常一把摁住,
“可以可以可以,多久都行!”
“不会太久,不会太久……”
老人欣慰的笑了,恍惚间他看见了一间间餐馆,一户户百姓,坐在桌前大快朵颐。
片刻后,人们放下了碗筷,眼前的景象也逐渐模糊。
“他们,吃得可好?”老人还有些担忧。
“不能更好。”钟馗泣不成声。
“不,会更好的。”老人笑了,他缓缓站起身,
从苍老的身躯中坐起,向病房内哭成泪人的医生护士们,
挥了挥已经触摸不到任何事物的手,眼里泛起些许光亮,
“待会,记得要吃饭呀”
……
……
……
医院外
一位白色的西方老人仍在纠缠,“我的朋友,你就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……”
“他生于华夏。”龙袍加身的帝王用不容置疑的声音反驳。
“噢,可你知道,天堂是个非常好的地方,纯净且美好,只有那里才适合他。”
“他生于华夏。”帝王重复了一遍,随即从袖中取出一袋种子,
“这是他一生的心血,倘若你那地域真有如你所述那般美好,定不会再有饥饿。”
白色老者若有所思,终于还算是心满意足的离开了。
目送完白色老者,帝王缓缓转过身,朝着病房的方向郑重的深深鞠了一躬。
“先生,千古。”

2021.5.22 13.07分,共和国勋章,中国工程院院士,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,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等等一些列称号获得者袁隆平驾鹤西去,公者千古,私者一时,袁老一路走好、

yuanlongping


没有经历过饥荒时代的我们何其幸运,易子而食,《史记》的记录足以证实过去那极度饥寒交迫的岁月是何其艰难。

如今一日三餐,米香弥漫,饱食者当常忆袁公。

当我们熟悉的一个个名字相继离开时,我们便知道,时代的接力棒就要到我们手上了


部分内容取自网络